榨菜市场有多大?

榨菜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市场,在食品行业里大概就比酵母粉大一点,所以想象能力不能太强。


数据参考一:整体规模在100亿-200亿

数据参考一:整体规模在100亿-200亿

整个佐餐市场规模在1000亿左右。假设榨菜终端销售均价为1万-2万元/吨,则榨菜的行业空间为100亿-200亿,市场占比在10%-20%左右。以企业的出厂口径,则规模在60亿-120亿元左右。

数据参考二:包装榨菜规模在50亿左右

数据参考二:包装榨菜规模在50亿左右

数据参考三:在100亿-300亿之间

数据参考三:在100亿-300亿之间

中国目前肉类年人均消耗量为40kg,而乳制品为20kg,酵母作为添加剂一年仅消耗100多g,酱油年人均消耗在9kg左右,而榨菜年人均消耗在440g左右(含散装)。

肉制品规模上万亿,乳制品接近3000亿,酱油接近2000亿。酵母和榨菜最大的问题在于人均消耗量低,参考酵母规模仅有100亿,榨菜在200亿左右。


涪陵榨菜的定价权

涪陵榨菜的定价权

定价权取决于供给方的竞争和需求方的差异化程度。

从下图可以看到,2017年涪陵榨菜(SZ:002507)取得了48%的毛利率,显著高于肉乳制品行业,甚至高于同为调味品的海天味业(SH:603288),这体现出了榨菜行业的高定价权。

而期间费用率逐年降低,2017年17%左右的期间费用率与海天味业接近,高于肉制品但显著低于乳制品行业,这说明调味品行业竞争较为缓和。所以榨菜的定价权来自于行业竞争程度较弱,下游差异化需求较大和日常支出较低。

相比于肉制品行业极为分散的格局,榨菜的集中度较高,因此价格竞争并不激烈。相比于乳制品双寡头激烈的促销价格战,调味品竞争较为缓和,费用较低。

主要原因是榨菜相比于乳制品差异化更强,乳制品基本属于同质化产品,再加上消费群体众多、购买频次高、日常消费支出高等特点,导致竞争非常激烈。

而消费者对于榨菜的要求主要来自于口味、卫生质量,并且榨菜日常消费支出较低,消费者价格不敏感,因此价格竞争并非竞争的主要形式。

行业集中度的高低主要决定于对上游的控制力度和下游需求的格局。肉制品行业分散的原因在于上游供给非常分散,下游需求同质化,因此行业过去无法集中。但未来上游逐渐集中,下游对肉质需求提高的情况下,肉制品行业集中度会逐渐提高。 

乳制品行业上游奶源集中且奶企对上游控制力强,中游品牌和渠道控制力强,下游需求同质化,因此容易集中,CR2(行业前两名)达到60%。

调味品对上游有一定的控制力,中游渠道也有较强的控制力,但下游需求差异化较大,各地口味和个人口味差别较大,导致集中度难以达到乳制品的水平。

包装CR8(行业前8名)虽然集中度达到60%,但是包装CR2只有40%,而且非包装需求规模与包装需求一样大。

结论:定价权逻辑长期成立,但短期警惕提价过快;包装市场集中度提升难度不大,但替代散装市场难度较大。

长期来看,调味品行业的竞争格局不会有太大变化,产品竞争的着力点将是口味、质量和渠道,榨菜(开胃菜)开支在食品饮料开支中的占比仍将非常小,消费者对价格长期仍将不敏感,因此提价权将长期成立。

从价格相对值上看,乌江比鱼泉贵70%,但实际值仅贵1元钱,在品牌和口味有差异的情况下,消费者价格敏感度不高。但需警惕短期提价过快,消费者心理上的抵触会带来短期销量的波动。

在包装市场中,乌江(涪陵榨菜的主品牌)目前从产品到渠道到品牌已经对末位对手实行碾压,抢占竞争对手的市场难度不大。但下饭菜的功能将慢慢变为佐餐开胃菜的功能,散装市场品种更齐全,食材更新鲜,而且周边市场更贴近当地口味。因此一些卫生条件好,质量高的散装市场将长期存在。

不宜给予涪陵榨菜过高预期

过去10年涪陵榨菜食品加工业务的收入从2007年的4.35亿增长到了2017年的15.17亿,增长了3.5倍,复合增速13.3%。归属净利润从2007年的2800万增长到2017年的4.14亿,增长了15倍,复合增速30%。

从量价上来看,销量增长了1.5倍,复合增速4.3%,价格增长了2.3倍,复合增速8.6%。因此一半以上的业绩增长来自于成本费用的控制,2007年毛利率35%,而2017年毛利率已经提升至48%,提升了13个百分点。2007年净利率为6.5%,2017年净利率提升到了28.7%,净利率提升了22个百分点,也就是说费用控制方面下降了9个百分点。

毛利率方面的上升主要来自于提价,吨成本10年上涨了1.8倍,复合增速6.2%,低于价格复合增速8.6%。11年之后公司定价能力明显增强,提价幅度高于成本上涨幅度,毛利率也开始稳步提升。2011年之后年提价幅度为8.5%,而成本上涨幅度仅有4.6%。

16、17年温和的成本上涨背景下产品大幅提价,恰好是一个经营业绩的高点,不宜给予过高预期,否则将面临未来的估值回归。